【富强众筹】如有问题请联系高经理 公司电话 15901966858

悄然发力,文创产业正成为上海发展的下一个引擎

发布时间:2017-12-15 13:59:23

接近70%,这是当下上海服务业增加值占全市GDP的权重。但长长的产业价值链中,上海服务业要获得高附加值和对产业链的控制力,还有很大爬升空间,“快进键”在哪儿?


上海已开启建设全球卓越城市的新征程,城市竞争力、影响力和软实力的推升只争朝夕,又该如何跑出“加速度”?

文化创意产业应该是一个选项。这个颇具“文艺范”的产业正悄然发力。数据显示,我国文创产业增速近年来一直高于同期GDP增速,在创造经济新增长点之余,产业融合、促进消费、扩大对外贸易、推动产业转型等方面的贡献也已凸显。一条已被欧美国家证明的“文创振兴之路”,一个正被杭州、深圳、成都等国内城市争相筹划的新兴产业,能不能成为上海经济发展的下一个引擎?

窗口

你以为伦敦是座金融城,但文创产业却是其第二大支柱产业,而国际大都市纽约,其文化产业更是牢牢锁定GDP占比首位位置。对标世界范围内第一梯队城市,在科技、金融、贸易、航运等领域之外,上海必须同样夯实自己的文化影响力、吸引力、竞争力和软实力,这是作为一座将在2040年迈向全球卓越城市所应有的“国际范”。

就上海当下实际而言,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不断升级,在向全球价值链不断攀升的过程中,需要文创产业作为强大引擎。譬如汽车制造业,其品牌设计、应用及它所提供人文精神和生态理念,都与文创产业密不可分。“大兴文化创意产业,是城市进入后工业社会的重要发力点,无论欧美还是日韩、新加坡等都已证明了这一点”,上海财经大学国际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高维和说,上海应该对标国际先进水平和成功做法,加快推进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打造城市发展的又一发动机。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产业经济学系副教授刘明宇长期研究上海产业结构调整,他告诉记者,目前,上海通过保留高端制造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继续巩固其在制造业链条中的制高点。而制造业之外,要助推比重接近70%的服务经济,一靠技术创新,二可能要指望文化创意产业。从欧美经验来看,基于优秀内容的文化创意产业对经济的拉动有力而绵长。譬如好莱坞,由内容起步,纵向延伸出制片、拍摄、观光旅游、影视产业城、休闲娱乐等;而从横向看,音乐、小说、游戏、软件、动漫、出版等也加速向洛杉矶集聚,形成范围经济。“以致中国一些动作、动画电影的后期制作,必须交给好莱坞来做,而‘原产’于纽约的新媒体制作人、出版人、画家等,也纷纷迁往洛杉矶。这种马太效应,直接构成洛杉矶的城市竞争力。”

根据上海社科院文化产业研究中心主任花建的观察,国内部分已走到经济转型“窗口”的城市,也敏锐洞察到文化创意产业背后的高附加值和强大产业融合性,并开始抓紧布局。成都去年出台意见,宣布打造音乐之都,力争2020年音乐产业年产值达500亿元,这个规模与今年全国电影票房相当;而在网络文学起风之地杭州,手握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流潋紫《后宫甄嬛传》等网络作品的“原产地证明”,杭州大力衍生影视、动漫、游戏产品,加速推进“IP经济学”,并宣布到2020年文化创意产业增加值要占杭州GDP的26%。

沃土

“只有肥沃土壤,才能种出文化创意参天大树”,花建告诉记者,文化创意产业具有极强的外部关联性,它一定同所在城市的金融、科技、对外交往、基础设施密切相关。“上海作为国际大都市的综合性优势,将为发展文化创意产业提供沃土。”

譬如,上海具全球影响力科创中心建设,正在加持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去年,张江文化产业园产值首破400亿元,孵化出河马动画、聚力传媒、喜马拉雅FM、炫动传播等大批文化创意科技明星企业,本年度还荣登全国文化产业园区百强榜首。而游戏、动漫类企业,则主要扎堆于漕河泾。

又如,上海传媒企业在新三板也有不俗表现,目前传媒类新三板企业上海有77家,广东59家,内地多数省份则在10家左右。假如政策导向有力,全国传媒企业向上海集中的趋势将会变得明显起来。

上海自贸区建设和筹划建立自由贸易港,也将给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和文化贸易提供良机。花建介绍,上海始终是国家对外文化贸易的重镇,上海核心文化产品进出口每年达100亿美元。依托自贸区优势,上海已在加大对文化出口企业的培育。根据商务部数据,全国各省市所拥有的国家文化出口重点企业数量,上海达25家,历年名列全国三甲。截至今年6月,上海自贸区内的文化贸易企业已达208家。另外,上海自贸区首创的CCLF即上海自贸区文化授权交易会已连续举办4届。

补短

成绩斐然,短板犹存。

全球三维动画鼻祖皮克斯公司,1986年时还只是乔治·卢卡斯的电脑动画部。当年,动画部被乔布斯以500万美元买下,然而皮克斯2006年被迪士尼收购时,身价已是74亿美元。皮克斯公司20年间增长数百倍的奇迹,金融功不可没。花建认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对文化创意产业应有更大作为。截至今年11月,沪深股市总市值达57.5亿人民币,但文化领域仅占3%;债券市场,去年规模为10.7万亿元,文化产业发债仅500多亿元,占比更小;信贷方面,至今年9月,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余额117万亿元,文化占比只有0.02%。“这说明,整个文化金融服务体系尚未充分发育,文化金融服务各种工具、手段还相对有限。”

刘明宇则尤其强调原创内容。“原创内容之于文创,好比专利之于制造。若中国动漫游戏仅满足于嫁接欧美韩国,平台、版权都是别人的,我们只提供一个服务器,那么在服务产业链中我们就只能被锁定在低端。”他指出,监管审查对于文化创意产业中的内容原创是一道关键环节。“内容投资风险较大,如果政策不明朗,基于结果的监管不确定性很高,那么许多资本就会畏惧投资原创,而转向抄袭或内容加工。建议相关部门借鉴自贸区负面清单做法,明确监管标准和流程,帮助降低而非增加投资风险”。

刘明宇还提及,目前相关部门对文化创意产业的理解还有待拓宽。“文化创意产业不能再局限于‘一支笔、一台摄像机”的狭隘理解,也不能简单认为文创产业就是人才至上,不需要钱和地。”而今的文创有“三密”,即资金密集、人才密集、技术密集,而且产业形态非常多样,不同形态,不同需求。如一些内容生产工作室,往往需要交通便利、人与人互动频繁、环境友好的社区空间;文化创意内容的体现和多媒体表达,则需要软件、信息技术人才,他们对于信息通讯基础设施、建筑空间往往有专业要求,需要政府部门区别对待。

此外,当下文创扶持基金的认定条件显然跟不上发展节奏。譬如VR设备制造企业往往也会从事内容生产,因为他们迫切需要通过好的内容来带动设备销售和服务。而许多动漫企业则会被认定为科技型企业、互联网企业。这就导致了许多盛产大量好内容、名副其实的文创企业,却与文创相关扶持政策无缘。而且,眼下各类文创扶持资源分散在许多部门,资源被切得过窄过细。这些部门为避免政策“乱放”,又往往设置各类门槛,也削弱了企业申请的积极性。

花建建议,上海还应从大平台引入、总部经济入手,对文化创意产业精准施策。他说,上海必须具备强大的文化创造力、生产力和服务能力,才能成为国家文化软实力的杰出代表。“文创担当”,当仁不让,亦任重道远。

栏目主编:刘锟文字编辑:李晔题图来源:视觉中国图片编辑:曹立媛



如有疑问请联系王经理 公司电话 021-63608288